铁索强渡精力传

铁索强渡精力传
  炎炎夏日,泸定桥上人流如织。刘 畅摄  兵士们以“功成必定有我、功成不用在我”的使命担任,将芳华挥洒在血与火的拼杀中,将足迹留在雄关漫道上。  “往来人渡镜中梯,上下影摇波底月”,站在泸定桥售票处一侧的西端桥头处,有的游客饶有兴致地读起了这副对联,有的则在小声回想赤军当年飞夺泸定桥的惊险。  “你把妈妈的书包再抓住一点!我在后面护着你,不要惧怕,咱们能够走过去。”黄成卫一边在儿子的耳旁轻声鼓舞着一边抓住了泸定桥的钢缆。炎炎烈日下,从成都自驾到此的一家三口这天“抱团”踏上了泸定桥的木板。 现在这惊险的泸定桥仍旧吸引着很多的游客,桥下大渡河水吼怒着飞跃而过,黄成卫稍微弯着腰,用力握紧了钢缆摇晃着前行。几米开外的工作人员亲近重视着游客的安全。黄成卫一家人用了近15分钟安全走过了100米左右的泸定桥。擦擦脑门的汗珠,他不由低声感叹,“人们用‘飞’夺泸定桥描述84年前赤军过桥的勇和险,今日这一遭走下来,我是发自内心地敬服赤军的崇奉和毅力”。  1935年5月29日拂晓即将来临前,赤军操控了泸定桥的制高点海子山,占据了泸定桥西桥头。此刻,前有通途,后有追兵,3万赤军眼看就要被敌人包围在大渡河畔。要想过河,只要一条“路”,便是夺下泸定桥。  今日的泸定桥已通过整修和加固,两相比照,84年前横亘在22名勇士眼前的泸定桥离水面稀有十米高,近三分之二的桥板现已被敌人抽掉,只剩下13根光秃秃的铁索。向桥下一看,真叫人提心吊胆,红褐色的河水像瀑布相同,从上游山峡里倾注下来,冲到岩石上,溅起3米多高的浪花,水声响彻云霄。  老兵士们回想,这群平均年龄不过20来岁的年青人在两个多小时的时间里用手、木板和大刀发明了飞夺泸定桥的奇观。  “每一位夺桥勇士都是自愿举手报名选出来的,22名勇士甘为夺桥前锋,成功后回到各自连队,他们大部分连名字都没有留下,默默无闻、不为人知、甘于贡献。”从赤军飞夺泸定桥纪念馆解说员杨菲菲的解说中不难领会,兵士们以“功成必定有我、功成不用在我”的使命担任,将芳华挥洒在血与火的拼杀中,将足迹留在雄关漫道上。  据参与夺桥兵士刘金山向儿子刘东升叙述,在得知红四团领导决定将夺桥使命下达给二连而不是给自己地点的三连时,刘金山十分着急。“我父亲把手指咬破,按下血印,当即向领导表明,‘我是个孤儿,家里没一个亲人。我一定要参与夺桥!’领导看我父亲如此坚决,便赞同了父亲的恳求,并录用他为突击队指导员。就这样,我父亲就和21位二连的兵士,组成了夺桥突击队。”刘东升说。  “飞”和“夺”形象而深刻地表现出了赤军兵士刚强的革新毅力和毫不害怕的革新气魄。兵士们手持冲锋枪或短枪、肩背马刀、腰缠手榴弹,冒着敌人密布的火力,攀上湿滑的铁链,向彼岸主张冲击。  “有我就有桥!有我在就一定要夺下泸定桥!”这是刘金山从团长手中接过突击队的红旗时宣布的呼吁,这一喊也喊出了22名夺桥勇士的心声,李理的父亲李友林便是其中之一。李理回想,父亲曾向他叙述,当自己听到响亮的军号声和震天的呼吁声时,不论东岸便是敌人的重机枪和追击炮,不论身下便是被烧得滚烫的铁锁链,自己只管顺着链条爬行向前…… 22位勇士完结飞夺泸定桥的豪举,为赤军主力渡过天险大渡河发明了条件,写下长征程中的光芒一页。老一辈革新家曾为这次豪举留下了“大渡横桥铁索寒”“万里长征犹忆泸关险”“火把照征程,飞兵夺泸定”等壮美诗歌。 在上一年5月28日至29日,赤军飞夺泸定桥成功83周年之际,“赤军飞夺泸定桥精力研讨会”在当地举办。依据专家学者们的研讨一致,“泸定桥精力”主张表述为“4个词16字”,即“坚决崇奉、甘为前锋、勇于献身、飞夺天险”。  关于泸定人来说,泸定桥不仅是一个地标,更是一种精力符号,值得终身跟随。 泸定县法院退休职工武天和是一名退伍军人,深受赤军精力感染。赤军在泸定期间曾进行过十余场战役,现在武天和现已走遍了县里70%的场镇,他还将持续沿着大渡河岸寻访这些战役遗址。  钢架桥、水泥桥……泸定县内大渡河上,现在有巨细桥梁近30座,唯一泸定桥还保持着本来的容貌:虽健壮却不太平坦的木板铺满13根铁锁链。“十三根铁链扛起一个共和国”,赤军飞夺泸定桥纪念馆正门内壁印着的这一排字,永久地诉说着赤军兵士不惧困难、英勇善战、顽强拼搏的精力。(经济日报-我国经济网刘 畅)

Add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